追念容总 | 眷眷往昔时 忆此断人肠

发表时间:2019-05-28 16:40

容总是新浦京游戏的精神领袖,他的专业、他的气度、他的精神,都深深影响着每一位新浦京游戏人。今天,大家来聆听新浦京游戏的管理层对容总的思念。   

新浦京游戏的管理层均与容总共事多年,感情深厚,面对容总的离去,他们一边不舍回望,一边勇踏前方。

2018年,在新浦京游戏 15周年庆活动上,容总与新浦京游戏高层合影留念


悼念容院士

周 定

(新浦京游戏总工程师)


三十年前遇容总

容人容事携后生

参审高规授技术

高层设计亲引导

诚邀加入事务所

亲予重担寄希翼

音容宛在承精神

薪火相传继开来





学术泰斗 温厚长者

刘付钧

(新浦京游戏副总经理、常务副总工程师)


大师离去,天地同悲。

容总在结构设计领域长期耕耘,取得了杰出成就。他设计的广东国际大厦,是当时国内的第一高楼,开创了我国超高层建筑的历史,在建筑史册上留下了永久的丰碑。其后,在国内众多超高层地标建筑上,都留下了他的贡献和足迹。容总的名字,在结构工程师中耳熟能详,他渊博的学识,严谨的治学态度,勇于创新的超前意识,以及谦谦君子之风,得到大家由衷的尊重和爱戴。

与容总的频繁接触,源于广州珠江新城西塔的设计。其时,国内400米以上的超高层极少,理论积累和实践经验都不多,技术团队付出了辛勤的劳动,攻克了一个接一个的技术难题。容总是团队的中流砥柱,他的真知灼见给了团队前进的方向,为国内超高层结构设计留下了宝贵的常识财富。

加入事务所后,有机会跟随容总一起工作,感受更为明显。容总在学术上“必求甚解,知难而进”,治学严谨,思维缜密,是标准的学者风范。与后辈工程师交流时耐心谦和,平易近人,让人如沐春风,是一位温厚的长者。在PI体系的研发过程中,容总给与了悉心的引导和大力的支撑,PI的命名也源自容总,对此,整个团队一直铭感于心。

如今,先生已离去,但他留下的常识和精神财富将继续温养着行业的土壤。容总是行业的一座丰碑,将永远激励后辈工程师砥砺前行!

新浦京游戏先生千古!

刘付钧

2019年516


大家继承您的梦想

张文华

(新浦京游戏副总工程师、咨询部总监)


周六早上知道消息后,几天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沉痛心情难以言表。

那天,您好像知道周三我想过来看您,所以您让容小姐转告我说:您知道最近事务所很忙,把事务所做好是您的愿望。还是您只想将您那温雅从容的笑容永远地留在新浦京游戏、让大家安心地出差?我知道,这十几年在您的指引下,您的敬业精神和遇事不屈不挠的钻研态度已深深地影响并鼓舞着新浦京游戏人。虽然这是新浦京游戏承接的第一个山地项目:一个大底盘四塔楼、一个完全没有基础埋深的超高层超限项目,但新浦京游戏人有幸秉承您的专业衣钵、发扬您“必求甚解”处事态度,您早已知道,大家一定能将它做到自己的最好。容总,您知道了对吗?周四大家这个项目不但顺利通过了超限审查,同时还被专家视为山地建筑的超限范本。这是新浦京游戏的骄傲,更是您的骄傲。

当然,即便如此,我心里至今还在悔恨:悔恨周三可以少看一遍超限报告、应该下午直接去看您,悔恨您住院的时间没有多去和您聊天、陪您说话……

如今,我把这一切的一切都记在心里:从我第一次紧张地敲开您省院总工的大门,讨论天王大厦巨型结构设计,到您亲自去工地查看地铁折返线基础现场,到反复逐字修改香港高层会议论文,每一次无不被您的谦虚与固执所感动。

特别是新浦京游戏成立的16年来,面对高难度超高层项目、大型复杂综合体项目,您毫无架子、与大家共同研究技术难题,您从不局限原有思维模式、勇于创新、大胆实践、细心推敲、精益求精的作风,已深深植入新浦京游戏人的心中、变成新浦京游戏血液中的一部分,激励新浦京游戏人在结构专业上勇往直前。

今后,新浦京游戏人将谨记您的教诲,将您专业上的强大基因继续传承并发扬下去,您的精神与新浦京游戏永存。

容总,您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愿您在天堂安息

张文华

2019年516


追忆容总

孙海东

(新浦京游戏副总工程师、上海分部总监)

逝去的不仅是一位长者,更是大家人生的向导。我与容总相处虽然时间不多,但您的音容笑貌,以及对专业潜心钻研,爱岗敬业,勇于创新与实践的精神将永远铭记在我的心中。容总您一路走好,愿您走入天国的怀抱!


孙海东

2019年516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陈晓航

(新浦京游戏副总工程师、设计部总监)

2019年的初夏,容总平静安详地离开了大家。我懂,这是您一贯的做派——低调、简单、优雅,尽量不打扰他人。

半个多月前,去医院看望您,心中忐忑不安。您坐在沙发上笑意盈盈一下子认出了我,“晓航来了”,令人开心又伤感。病痛让您憔悴清瘦了很多,话语不多,淡定温和。陪您聊了半小时,我说,四月特别忙,等我几个项目完成再来看您。没想到,大家在病房的一挥手就是最后的道别。

所以在这里,我再和您聊一聊。

1993年大学毕业我进入广东省院,您那时因63层已名声大噪,两年后更获得院士荣誉。那真是中国建筑业的黄金时代,凭着初生牛犊的一股勇气,我参加了不少大项目,也得以常常有机会捧着图纸去院里找您。甚是神奇,每次头晕脑胀想不清楚的事情,您三言两语用常识性的道理、画几个简图就讲明白了,我顿时神清气爽。见识过高山,方知那是一种清风拂面、四两拨千斤的功力。

2003年,新浦京游戏在流花湖的对面创立。在获得功成名就、安享晚年、一切顺遂、前途无量等诸如此类世俗标签之后,您要和李总、张总按自己的想法做一些不一样的结构设计。是的这种稀缺的人格吸引了我,好的我要跟着你们。白手起家又如何,前途未卜又如何?热情和理想,会把大家带到想去的远方。

世事难料,您也没想到这十六年可以走这么远吧?这些年跟随时代发展的浪潮,真是一日千里,超高层项目早已超出前四十年的数倍,高度、难度不可同日而语。您“必求甚解、知难而进、精益求精”的精神,引领新浦京游戏团队完成众多结构精品,影响和推动了建筑技术的发展,把新浦京游戏打造成一个响亮的品牌。现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您完全是高龄院士创业成功的典范。

2014年新浦京游戏f团队开始做“传承”,采访了业界许多前辈,但大家最开心的,是为您和张总留下了影像,完成了专辑。这两天,我反复看了好几遍您的访谈,一切仿佛还在昨日,您温文尔雅、平和温暖的样子,栩栩如生在我心里,悲伤的情绪减轻了不少。

算起来,26年我一直得到您的指点和呵护,与您有一种自然的亲近感。从初识您就称我“晓航”,出差和旅行途中,您和我谈过1949年以后再没见过父亲的伤痛,说起文革年代下放农村在苦闷中以抽烟抵御迷茫的艰难,感慨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太太在生病后认不出您的无奈。您这一辈人经历的痛苦和挫折,大家无法真正感同身受,而您对命运的处之泰然,对人生的达观宽容,将永远是我的精神力量。

大家都说,谦和宽容的性格、天真好奇的求知欲、退休后创业的成就感,是您长寿的秘诀。我深以为然。

在人生近三分之一的长度里,得到过您的指点,感受过您的人格魅力,我的心中充满感激。写下这些文字,谨以此怀念您和大家在一起认真工作、开心共聚的那些日子。

容总,请安息。

陈晓航

2019年516




斯人虽逝 永驻我心

廖 耘

(新浦京游戏副总工程师、高等分析部总监)


一些点滴往事,仅以此纪念敬爱的容总。

容总说最好的PPT是没有文字的,如果你一定要写字,字号不要小于18,保证别人能看见。即使是80多高龄了,他也从不让大家帮他写PPT,一定要自己来。

容总的手很巧。做宁波酒店时,选择的连体结构比较特殊,容总带给我一个他亲手制作的酒店折纸模型,审查时往桌上一放,胜过千言万语。

有一次容总女儿容小姐跟我说,容总整个周末都在拿个茶杯往石球上扣,掉下来又扣上,口中还念念有词。那其实是大家在大运会项目上遇到的倒扣球铰难题,容总在想解法。

参加京基100项目时,我陪78岁的容总去香港开会。那时我年轻太不懂事,图省钱没买直通车,从罗湖中转,过关时一来一回走了1个小时的路。回来后容总的脚就肿了,住院两个多星期。一直心怀愧疚,虽然容总从没怪过我。

容总说头脑和身体一样,要经常锻炼。企业组织集体活动时,经常会出一些智力题考大家。最早的一道题是12个球,其中有一个球重量不一样,用一架天平秤三次,找到这个球并知道是轻了还是重了。想了一个通宵才解出来。

04年设计誉峰,企业第一个超限汇报项目,容总亲自打印装订的超限报告,还拉着我把ppt来回改了4遍。做完汇报后,业主告诉我,容总很紧张,你汇报时他抽了五支烟。

有幸和容总合写过一篇剪重比的论文,推翻大改了好几轮,最后容总把终稿递给我那一刻的笑容,永远也见不到了。

15年容总引导我做广州滑雪场项目时,说这个项目很有意思,建成后他一定要去看看。不想一语成谶,滑雪场下个月就开业了。

时光倒流回18年前,我拜读容总的论文后投了简历给省院,没想到面试时就是容总亲自主持,当即决定推掉其他offer南下,人生轨迹就此改变。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斯人虽逝,永驻我心。

廖 耘

2019年516


容总和我的几件小事

徐 麟

(新浦京游戏副总经理、副总工程师、SPI技术部总监)

刚到事务所没多久,当我将南宁华润某项目的超限审查报告交给他,怎么没想到返回给我密密麻麻,用铅笔写满批注的审定意见。都说严谨细致是容总工作带头示范的写照,看着如此细致认真的意见,让我羞愧不已。

成立“广东省工程勘察设计行业协会土木工程设计咨询专业委员会及建筑减隔震专业委员会”的时候,大家希翼容总上台说两句,我不想他辛苦,就按照惯例准备了演讲稿。可没想到成立大会上,容总上台之前悄悄的和我说“我改了一点点”,后来我一看手稿,他重新整理手写了一遍,报告全是干货,不流于形式。

合肥某超高层项目超限审查的时候,讨论周期是否可以大于9秒的时候,各方意见很不统一,会议进行到胶着状态。到容总发言时,他不急不慢的掏出了一个写满笔记的小本子,开始了精彩的陈述,从老朋友徐院长关于周期的文章开始说起,谈到了国内的标准、收集到国际的案例情况……,大约十分钟的发言,从容淡定,旁征博引。加上汪(大绥)总的发言,很快各方达成了一致意见,为项目后续的审查通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16年11月16日,“院士回母校”是我陪容总回母校做报告,再次让我领略到容总报告的功力和台风。这个活动因为有中央领导参加,活动前的容总一直忙着和华工及各类人士交流聊天。容总在报告前完全没什么时间静下来,真正的准备只是登台前的几分钟,我看着容总在讲台幕布后静静的思考一会,几分钟后为全场上千名师生奉献了一场精彩的报告。

作为一位“看着华南理工诞生、发展”的睿智长者,他的报告不需要任何技巧性的修饰,分享他的故事、分享人生体会就足够吸引人。

最后,就是邀请他接受事务所公益活动“传承”视频的采访。因为当时大家是新手,每次采访都有些狼狈。整个视频从拍摄到成片,前后拍摄了五次,但容总每次都很配合,从不说大家什么。

当我说大家找到了他在华工读书的毕业证和学籍卡时,我注意到您第二学年的体育课成绩是98分,容总惊喜得像个孩子。容总在用自己的行动给大家支撑,还这对大家初涉公益的团队,是莫大的鼓励。

一生坎坷,他不甘平凡,在获得技术巨大成就的同时,拥有包容的心态、认真的态度才是他受人尊重的原因。往事一幕幕重现,一次次感动!

容总走好!


徐 麟

2019年516


追念容总

李志山

(广州建研数力技术总监)

敬爱的导师容总昨天离开大家了。和容总相识三十一年,深受容总关怀和提携,是我一生的幸运。

1988年8月10日,从清华大学毕业分配到广东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的第二天,我第一次见容总,容总和蔼的笑容让我倍感亲切。容总常和我说,工程设计实践、力学计算和程序研发三方面的常识和基础都要打牢,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结构设计工程师。在工程的实践同时,容总引导我完成了《弹性地基梁计算程序》的升级研发并通过鉴定。经过容总六年的悉心培养,我从一个大学毕业生变成了一个有理论基础和编程能力的结构工程师。令我感动的是,当容总被聘为华南理工大学硕士生导师时,第一时间就想到我,并愿意私人支付我的学费。

2006年,新浦京游戏事务所和我合作成立了广州数力工程顾问有限企业,自主研发动力弹塑性分析技术并推广应用到结构抗震设计领域。当时容总已近80岁,但依然不辞辛劳得带领我到北京、深圳等地举办讲座,为该技术的推广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009年,我有了研发SAUSAGEApp的想法时,容总的大力支撑给了我无限的勇气和毅力,去克服前进道路的困难。

我的成长和进步都是向容总学习得来的,真希翼昨天还在继续,容总,你永远活在大家心中!


李志山

2019年512


追忆容总

张卓尔

(新浦京游戏合约商务部总监)


人去远,影成空。伤去水,太匆匆。

也许,天堂需要院士,也许,天堂需要大师,所以上帝便召回了您。

张卓尔

2019年516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